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女临风听天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张悦然:《茧》   

2016-04-10 21:12:10|  分类: 文街墨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 茧:变态发育型动物的某个生态过程。
     人类不属于变态发育型动物,所以一生不需要茧或者茧类型的东西辅助发育。但茧在人类生活中却扮演着可以或缺的角色。穷人只要衣能蔽体管他是棉是麻抑或是化学制品都不在乎,有茧无茧基本不影响生存,如我这样一年四季穿着棉质或者化工产品的衣服,照样游走在两点一线的生存圈子里。富人自然不同,茧及其衍生产品是富人的最爱,真丝、重磅真丝、豪华丝绸能为富人彰显身份,纯天然织物是富人们所推崇的生活品质。所以茧及其衍生产品的价格由来以久都排在其他材质之前——这只是茧与人类发生的外在联系。而茧与人类更深切的联系则体现在成语上:“做茧自束、抽丝剥茧、破茧而出”等等,应该是茧与人类精神层面密切联系的明证。以俺肤浅的理解,这几个成语所指的主体应该是“人”。就像我在这个周末的感觉:洗着衣服的同时,还为家里的绿植如橡树、春羽、巴西兰、昆士兰伞树、绿萝等大叶植物清洗叶子,为小叶子的盆栽如碰碰香、文竹、吊兰、灯笼花、金钱草等清理老叶,松盆土;院子里的山楂正在打苞,因久不下雨,花梗上生满了蚜虫,打电话给果树专家请教怎么处理,建议用水喷,这样不污染下面种的蔬菜;还抽出两个多小时时间,从城北驱车城南,听了一场关于诗词创作的讲座。所有这些工作,其实都是在做茧自束:衣服才穿一两次,可以不洗;花们树们可以不去搭理,反正他们也不会说话;诗词创作讲座,更是无所谓,我又没打算也没资质成为诗人。我可以抱一本心仪的书,躺在舒服的沙发上,品着茶香,咀嚼书香。可我却甘心情愿的去伺候花们树们这些不会说话的植物,去听那场无所谓的讲座,这不是典型的做茧自束吗?生活中类似这样做茧自束的事情太多了,人生的大部分时间其实都是在自己约束自己,所以总觉得人生很匆忙。张悦然的《茧》里男女主角就是典型的做茧自束。
    看过张悦然两部短篇,《动物形状的烟火》、《天气预报今晚有雪》。前者的主角是一个过气儿的男画家,总想找回点从前的气势,让圈子里的人不忽略他的存在;后者的主角是一位离了婚的女人,在颓废的生活状态中被日常裹挟着。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在小说结尾时都被生活逼到了绝境,能否破解困局,破茧而出,作者没有交代。而长篇小说《茧》则不同,故事的男女主人公程恭和李佳栖,经过漫长的18年挣扎,终于又回到所有症结的起点——某医学院的小白楼,在纷飞的大雪夜,两个青梅竹马的小伙伴像侦探一样抽丝剥茧,述说18年的心里路程,终于放下历史包袱,突出困局,破茧而出。
    故事的结尾,漫天的大雪把一切都掩埋了,“浓稠的甜面酱在锅里冒着泡,等一下,再等一下,然后就可以盛出锅,和细细的黄瓜丝一起,倒入洁白剔透的碗中”。
张悦然:《茧》 - 柳叶儿 - 豫女临风听天籁
 
张悦然:《茧》 - 柳叶儿 - 豫女临风听天籁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6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