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女临风听天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主动与被动  

2016-12-21 10:07:32|  分类: 人生拾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我是一个被动型的人,在现实生活中也好,在网络世界也是。当然,被动型是指在交往或者说在交友方面。其他方面诸如工作、家务等还是比较主动的,一般不会拖拖拉拉,力求最短时间内做完才可安心。
    现实生活中,我几乎没有主动交往的经历,即使觉得某人很对我的心思,也只是在心里认可他(她),在安全的距离内默默的关注他(她),不会主动的示好,更不会主动与之结交。除了同学、同事和工作中必须打交道的相关单位的人,剩下几个交往密切的人,回首交往的起点,基本都是人家主动,然后是我被调动起来,继而成了闺蜜或者密友。
    第一个典型的主动型闺蜜是萍,2002年第一次参加党校学习时的同桌。她曾经告诉我,说我这个闺蜜是她主动强行争取来的。因为她第一眼看上了我的装扮,但看我一脸的冷漠,就没有直接问我衣服的事,只是在课间主动找话与我搭讪;第二天我还是不说话,再主动与我攀谈,第三天还是如此,直到第四天,我终于主动跟她说话了。然后,然后………,不用说了,我们现在还是闺蜜。
    记得那年的培训班是晚春时节。第一天上课时,我穿了一件天青色的针织棉高领短袖衫,下着黑色金丝绒长裙,走进教室,找到自己的座位,看到同桌的女士已经在座,我微笑了一下,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偷偷环顾教室,没发现一张熟悉的面孔,心里有点惶恐有点不自在,不过很快释然了:无所谓,正好少了说话的麻烦。我的同桌是一位与我年纪相仿的女性,下课主动与我攀谈,哪单位的、哪个党派的,还主动告诉我她的单位、所属党派。她问一句,我答一句。第二天课间,她还是主动问我从事什么工作,孩子几岁等等。直到10天的课程结束,要去江南考察时,我已经可以与她正常的谈话了。考察时TZB包了一辆卧铺大巴,我们两人的铺位挨着,晚上也住一个房间,她夸我睡衣图案漂亮,夸我的短袖高领线衫儿脱俗……我被她的糖弹击中,彻底缴械。10余天的考察时间,我们走访了杭州、苏州、上海等城市。回来后,我们已成了无话不谈的闺蜜,直到现在,依然是我经常联系的密友。前两天她还打趣我,要不是她“厚着脸皮”死缠烂打,我们两个也许就失之交臂了。
    风也是我党校学习的同桌,比我小了7岁,长着一双欧版式的大眼睛,非常活泼可爱,经常电话里姐呀姐呀的说一通。她说,第一天开学时,处级班、青干班、科级班,还有我们党外办,100百多人在大礼堂里举行开班典礼,校长主持市委常务副书记讲话,我却在下面津津有味的看书,而且不时的会微笑,她觉得好奇,课间就故意逗我,问我看的何书如此沉迷?我告诉她是《柳林风声》,一部外国童话。她哈哈大笑,童话?姐呀,你还看童话?于是攀谈起来,后来告诉我,她觉得我有点神秘,在开学典礼那样有点严肃的氛围中,居然能那么投入的看一本童话,就对我有了观察了解的念头,于是我们就成了很要好的姐妹。
    玉是我们市医院优质病房的护士长,在省社会主义学院学习时,跟我一个宿舍。她告诉我,开始时觉得我这个人很冷傲,上课时有的课很专注,还认真记笔记,有的课却不在意,自己看自己的书;在宿舍既不怎么说话,也不看电视,靠在床头看书。要不是她的一盒药,我可能与她会“陌生”到学习结束。

    我这人适应性差,换个环境晚上睡不着,哪怕在自己家里,从一个房间换到另一个房间,也睡不踏实。培训的第四天吧,就开始头疼,她看我一直按压太阳穴,问我怎么了,我把原因告诉她,就给了我一盒调节脑神经的药,很有效,头很快就不疼了,而且睡眠也有所改善。我心生感激,就与她话多了起来。学院的培训课程结束,我们又去上海,黄山,千岛湖,苏杭,扬州等地考察。回来后,还给她家姑娘介绍了一个对象,如今已经生了一双儿女。

    不管是晨练还是游泳,哪怕是逛商场,我几乎都是独来独往。晨练时,一般都选择不被人注意的角落,专心做完一套自己编制的瑜伽操;游泳时,也是一口气游一个小时,然后在水中做5-10分钟的舞蹈动作,放松一下,就沐浴归家。看到一些人站在泳池边聊天,觉得奇怪,到泳池不游泳,何不去茶馆?初学游泳时,不好意思向教练请教,只是观看那些泳池大咖怎么游的,自己揣摩。天气不好人少的时候,救生员会主动指点我一二。有一天,那个我敬仰的泳池大咖竟然给我竖起大拇指,夸我的蛙泳很好,自由泳也不错,我竟激动的不知怎么回答。我不主动与人搭讪,但如果有人向我请教游泳技术时,我也会把自己悟到的技巧毫不保留的说给他们。

    在网络世界里,也一样被动。开始时不知道加关注,看到人家的文字好,就把网址放在收藏夹了,只默默的看着,关注着,哪怕人家的某一篇文字击中了自己的心弦,也不敢妄加评论,生怕唐突了人家。偶尔大胆一次,评论一下,收到博主的回复竟然有种意外的惊喜。我在一篇博文里提到,台湾作家陈冠学的《田园之秋》费尽周折也没买到,很遗憾。一位我关注的博友说把自己的送给我,并且很快就快递过来,我不知道怎么汇报这种情谊,思虑再三,给她寄点DIY作品吧,表我的心意。因快递单上的电话号码一个数字字迹模糊,我竟然把从1到0的数字试拨了一遍,唯独没有试一下4,却偏偏就是4。得到了电话号码,博友又主动邀请加微信,更让我惊喜,因为我鼓了几次勇气,也没敢贸然要求加微信。

    前两天,一位我默默关注很长时间的博友,竟然主动邀我为好友,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。因为我看他的博文,是以一种敬仰的心态阅读的,从来没敢评论过一个字,更没奢望能与之成为博友。

    可能有人认为,在现实世界受各种因素制约,一个人可能会把真实的面孔隐藏起来;但在网络世界里,可以尽情挥洒个性,释放被压抑的性情。可我一直就做不到,觉得网络世界的我跟现实世界的我无法分离,被动的性格依然故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