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女临风听天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须兰须兰  

2014-06-11 11:10:15|  分类: 文街墨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那天在网上浏览,看到一篇《狐狸的棋局》,觉得好奇。因为狐狸向来是狡猾的代名词,著名哲学家海德格尔就被称为狐狸,他曾用怪异的狐步舞在哲学的雪地上留下了一串串梅花,吸引比他小17岁的才女兼美女汉娜。阿伦特迷失在他的陷阱里长达6年。这篇《狐狸的棋局》是否与哲学有关呢?就漫不经心的瞄了一眼,没想到,从此拉开了阅读须兰的序幕,把能搜罗到的她的作品统统浏览了一遍。奇怪自己真是孤陋寡闻,这么一位才气纵横、驰骋90年代文坛的女作家我竟然闻所未闻。
    看过须兰这篇随笔的人,我想都对她的用词“烟视媚行”印象深刻。恕我寡闻,这个成语我是第一次看到,虽然从须兰的行文中可以意会一点意思,但让我解释,的确说不出来。她举例说三十年代的歌女周旋、白光都属于“烟视媚行”的范典,我还是似懂非懂,因为三十年代的上海歌女,只是从某些旧剧里看到几个镜头,或者是从一些旧文里的只言片语了解一点皮毛。及至看到她拉出现代艺人林忆莲,才恍然大悟:林忆莲之所以也列为“烟视媚行”的范典,原因是她有一双细长的凤眼。在大眼炯炯的演艺界,如林忆莲般还保留着一双细眼单眼皮的艺人简直是凤毛麟角。进而心中暗喜,我自己也是单眼皮的小眼儿呀!以前总为自己一双单眼皮的小眼儿而自卑,又不愿意去美容院作假。为了给自己自信,曾在闺蜜中振振有词的忽悠:原来世界上有两样是真的,单眼皮和生母。但随着克隆羊“多莉”的问世,“生母”也不一定是亲生母亲了,世界上就只剩一样是真的,那就是单眼皮!哈哈,从“烟视媚行”开始,我再也不用为自己一双小而单的眼睛自卑了。
    看完《须兰随笔集》,我简直惊异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文笔!我搜遍自己的词库,找不到任何词语表达我的惊异,只好从别人的评论里借来一用,“看她的文字,象是上有跳板的船,你还没踏上船板,只在跳板的中央,不,还没到中央,船就剧烈地摇晃起来,跌落是注定的。她的文字就是这样——让你惊异同时也让你陷落。可这种陷落是你喜欢的,就象陷入爱情。满怀喜悦。”
   她不仅仅是智慧,不仅仅是独到,不仅仅是清秀,不仅仅是空灵,更不仅仅是魅力。
   及至看完《须兰小说选》,就不仅仅是惊异,简直是惊呆了!她的古意,她的宿命,她的神秘,像一根根藤蔓,把我深深的卷进她的故事中,与故事中的人物缠来绕去,前翻翻,后看看,闭上眼睛理理思绪,直到小说结尾:天呀,原来如此!
    当然,有几篇小说我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,还是看不懂,只是喜欢小说里的氛围和语言,如《捕快》、《月黑风高》、《宋朝故事》;最喜欢的人物是《仿佛》里的“我大哥”,还有《闲情》里的沉香;最喜欢的小说是《银杏银杏》、《石头记》;觉得最不喜欢的是《武则天》,须兰笔下的武则天整个颠覆了我对武则天的认知。最最扑朔迷离的要算《少年英雄史》。虽然篇幅不长,但镜像丛生,迷雾重重。骑马寻仇的少年冬子,随从弈棋高手道士丹鹤,波斯商人,与丹鹤弈棋的陌生人,在西域少女小朱的镜子里,折射反射,谁是谁的镜像,谁是谁的折射?
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