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女临风听天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到黑夜想你没办法  

2014-04-01 10:23:20|  分类: 文街墨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《到黑夜想你没办法》是一本书的名字。

    近段时间虽然杂事缠身,没有大块的时间用来读书,但也见缝插针读了几本。主要是曹乃谦的作品:《佛的孤独》、《最后的村庄》、《到黑夜想你没办法》,读的感觉很特别,就像是大鱼大肉吃多了,偶尔尝到了榆钱、槐花的味道,很清爽,也很故乡味。

    曹乃谦作品的最大特点,就是老觉得是一个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的孩子,把纯真的眼光看到的世界,讲给成年的读者听,即使小说中也有无奈,也有辛酸,也有很惨烈的场面(玉茭被死亡那一节),但读起来却不觉得刺激。因为在孩子的眼里,世界就是原初的样子,没有罪恶,没有无耻,也没有纷争。与读余华的作品相比,是两个极端。在读《活着》、《兄弟》、《许三观卖血记》时,感觉到作者像是一位冷酷的外科医生,不动声色的划破肌肤,把最血腥的场面呈现在读者面前,任由读者唏嘘悲叹,作者却冷眼旁观。

    在曹乃谦的作品里,所有的人都很善良,都很美,即使是“三寡妇”、兄弟二人共同的妻子“柱柱家的”、利用手中权力与“柱柱家的”通奸的驻村干部、“苦大仇深”的贵举老汉、盲人官官、老银银等,都写的鲜活生动,而且很具幽默感。如,盲人老银银穿上5年前救济给他的新裤子,拿出所有的钱,买了四只羊蹄,半瓶烧酒,还有一盒“火车”洋烟,径直奔西沟歪脖子树而去。到了树下,脱下鞋子拍打拍打,垫在屁股下面,坐下开始“呐呜呐呜”啃羊蹄、“吱儿吱儿”喝烧酒、“噗儿噗儿”吃了半盒洋旱烟,剩下半盒要留给卸他下来的村民抽,死沉死沉的,还得把他扛回村里,不能白扛。然后就把用三尺红布做的腰带解下来,准备搭在树上上吊用,腰带没搭树上,裤子却掉下来了。一想,不能让村里的人笑话,就扯了几根柳条先把裤子固定了,然后开始上吊,把头放在绳扣里,把脚下的石头踢开,自己却“咚”的一声坐到了地上,一摸,原来是腰带齐刷刷的断掉了,然后把断了的腰带系上,做好绳扣,把石头重新放回原处,脑袋却够不到绳扣了。气的他破口大骂,只好打道回村,找二愣妈给缝腰带。而且老银银寻死的念头看起来很“高尚”:自己瞎眉瞎眼大寨田修不了,高灌站垒不了,锄地锄不了耧地耧不了,吃了睡睡了吃,活也白活。关于死法,他也总替乡亲着想,跳井省事,可污了水源,村里还要麻烦淘井,听说模电更省事,可村里没电,要模电得去公社,要需要人领着去。整个过程写的幽默风趣,但还是让人止不住的辛酸落泪。另一个片段是关于贵举老汉的。村里开会,批判地主分子温和和,下乡干部老赵安排“苦大仇深”的贵举发言,为贵举是温和和他爹家的长工。贵举老汉狠狠心,站起来说“温和和原本就不是地主,是贫农。他,他,他是我的儿子。不信你们去问他妈。”满屋子笑声。温和和逃过一劫,从此可以大声咳嗽,抬头走路了。

   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语言,完全采用山西方言,平和、自然、原始,少花哨,但又不乏质朴、精炼,在所有媒体都充斥东北方言那种大渣子粥味道的氛围中,突然看到本色本土的山西方言,倒是有一种清新的感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