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女临风听天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月亮和六便士---思特里克兰德  

2012-08-24 16:59:50|  分类: 文街墨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毛姆笔下的思特里克兰德,一个绘画天才,集冷酷、自私、无良、无心肝等恶行于一身,而且丑陋邋遢,视女性如寇仇。说实话,在我看这本小说时,对这位主人公既十分的厌恶,又有一种莫名的敬意。他可以毫不留恋的放弃安乐舒适的生活,置世俗的道德责任于不顾,只听从内心真实的声音,尽管过的是猪狗不如的生活,但丝毫动摇不了他追求艺术的初衷,试问世界上有几个人能做到?多数人宁可在现实的平淡乏味中慢性死亡,也没有超脱的的勇气。

    他像蛇蜕皮一样,毫不犹豫的把伦敦上流社会的生活彻底摆脱,跑到巴黎,抛却一切绘画方面的桎梏,他“反对一切画派,官方的、传统的,哪怕是印象派的、后印象派的。。。。在画架前面,他既不是过去时代的奴隶,也不是现代的奴隶。他是他自己,始终是他自己,永远是他自己。”他艰难的在追寻的道路上独自跋涉,目不斜视,哪怕是寄居自己灵魂的肉体,也不曾关注。所以他才对与他有救命之恩的勃朗什那么冷酷无情-----即使勃朗什是以爱的名义,也丝毫打动不了他的心。看他是如何评价勃朗什的:“我不需要爱情。我没有时间搞恋爱。这是人性的一个弱点。我是个男人,有时候我需要一个女性。但是一旦我的情欲得到了满足,我就准备做别的事了。我无法克服自己的欲望,我恨它,它囚禁着我的精神。我希望将来能有一天,我会不再受欲望的支配,不再受任何阻碍地全心投到我的工作上去。因为女人除了谈情说爱不会干别的,所以她们把爱情看得非常重要,简直到了可笑的地步。她们还想说服我们,叫我们也相信人的全部生活就是爱情。实际上爱情是生活中无足轻重的一部分。我只懂得情欲。这是正常的,健康的。爱情是一种疾病。女人是我享乐的工具,我对她们提出什么事业的助手、生活的侣伴这些要求非常讨厌。” 第二次,他又像蛇蜕皮一样摆脱了勃朗什,而且这次更彻底------勃朗什连肉体都消灭了。

   他抛弃了伦敦的妻子儿女,无牵无挂的跑到巴黎,又把自己的救命恩人勃朗什送进了地狱,最终来到原始纯净的塔希提岛,与土著女人埃塔组成了一个非正式的家庭。埃塔“不打扰我。她给我做饭,照管孩子,我叫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。凡是我要求一个女人的,她都给我了。” “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,你可以像对待狗一样的对待他们。你可以揍他们揍的两臂酸疼,可是到头来他们还是爱你”。说白了,埃塔不打扰他的灵魂,又解放了他的肉体,不像勃朗什只是解放了他的肉体,但不放弃拥有他灵魂的权力。作为同是女性的我,没必要对他不尊重女性的行为表示愤怒。因为对一个全力追求艺术想象的灵魂表达任何情感都是徒劳的。

正像作者说的那样,思特里克兰德抛弃一切现成的欢乐,只把痛苦的追求当做想象的欢乐从遥远的彼岸预支回来。他像一位在无边无际的荒漠里终生跋涉的香客,不停的寻找一座也许根本不存在的神庙。这是一种超出常识的无目的的努力,除了依靠他自己的精神和信念支撑,他没有别的可以选择。只能义无反顾的走在路上。

    就这样,思特里克兰德把家庭、地位、爱情、甚至自己的肉体都当成了“蛇皮”逐一退掉,在塔希提岛这个原始的净土上,找到了自己艺术梦想的神庙:他把自己的住房画满壁画,从而把自己置放在自然之中,他把毕生的梦想变成了现实,也把现实变成了自己的梦想。他得到了,所以那些让人恐惧的壁画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,随着他的灵魂化为了一缕青烟。

   我想,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虽然肉体被麻风病一点一点的吞噬,他的精神一定是快乐的,他的灵魂是轻盈的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