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女临风听天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带灯  

2012-12-24 17:40:43|  分类: 文街墨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看着这个题目,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一个人的名字,而且是一个美丽女子的名字。贾平凹的新小说就用《带灯》做题目。

   小说的女主角带灯,是一个漂亮的充满文艺青年气息的女大学生,毕业后追随男友来到位于秦岭深处的樱镇镇政府工作,她对自己的原名“萤”竟然来自“腐草化萤”感到不满,执意改名为“带灯”。

    到镇政府报到时,办公室主任问她:你怎么要来镇政府?她说是为了进步,但不是为了当官。初来咋到,带灯不习惯镇政府的人,镇政府的人也不习惯带灯,镇政府给带灯的感觉就是一架破旧的马拉车,虽然已历经沧桑,但有一个巨大的车厢,什么都能往里装,看着走的摇摇晃晃,咯咯吱吱乱响,似乎已经走不动了,要散架了,但到底还是往前走着,慢慢的带灯自己也被裹挟到了这架马车上了。尽管她依然不习惯那些人、那些事,但她以自己特有的方式,像萤火虫一样带着微弱的亮光,试图驱走哪怕一小片黑暗。

    在镇政府,带灯是综治办主任,负责综合治理和维稳工作。有过乡政府工作经历的人应该知道,自从免了农业税以后,乡镇一级的重点工作就转移了,由原来的催粮催款刮宫流产,转移到了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和维护社会稳定上来了,招商引资那是乡镇一把手的事,维稳就是第二大事,关乎着乡镇工作能否得先进,也关乎着乡镇领导的升迁,所以一二把手都很重视。带灯是一个负责的人,工作中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上访人员,有上访代理者、上访专业户,利益受侵害却不知如何维权的,也有因为一棵树上访纠缠几十年的。樱镇正洽谈引进一个大型化工厂,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各色人等,从书记到平民都慢慢进入癫狂状态。置身在错综复杂的漩涡中,带灯以她执着而纯然的心,默默的为那些需要帮助的弱者尽心尽力而不求回报,“山里人是在太苦了,甚至那些纠缠不清的令人烦恼透顶的上访者,当你听着她们哭诉的事情是那些小利小益,为着微不足道而铤而走险,在看看她们粗糙的双手合脚上的草鞋,她的骨髓里都是哀伤和无奈。”她是一个负责的镇政府基层干部,她也是一个活生生的、有着丰富情感的女人,周围的一切,令她的精神窒息,唯一能让她倾诉的是远在省城从未谋过面的省委副秘书长。她借助手机,把内心的喜怒哀乐编织成文字优美、绵长细致的讯息,顺带着把她的倾心和爱慕,投向了那个远方的精神指引者……

   小说有着极强的现实感,有很多场景,让我这个有着一年乡镇工作经历的人感到似曾相识,带灯的感觉,有一些我似乎是感同身受。有时我甚至觉得,作者贾平凹就是我工作过的乡镇一员,因为有很多词汇都是我家乡的土语,如中部“星空”第三小节,“老王饸饹店里的饸饹不是泡的干饸饹,而是在滚水锅上架了饸饹床子算压,算煮。。。。。”。我知道“算压,算煮”的意思,但我不知道是哪个“SUAN”;还有我们老家也称那些灰色多足的虫子为“湿湿虫”;久旱不雨土路上很厚的浮土叫“扑膛土”。。。。还有很多处,都是我久违了的家乡土语,读着就有亲切感,而且有点奇怪是作者贾平凹为陕西人,距我的老家有600公里之遥,为什么语言却与我的老家那么接近?

    最早读贾平凹的书是在上大学的时候,在郑州等火车无聊溜到附近书店里消磨时间,买了一本应该是散文集之类的书,书名已不记得,读的感觉却还清晰如初,清亮的如十五的月夜,后来又读了那本著名的《废都》,却把原来清亮的感觉彻底颠覆。10来年了,再读他的新作《带灯》,那种清亮的感觉又回来了。真心的喜欢带灯这个角色,正直、敏锐、美丽、纯净,行走在乡间最基层的人群中,拒绝无处不在的名利---“虱子”,带着一盏微弱的萤火,希望最大限度的照亮那些幽暗的心灵,“腐朽亦真,美亦真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