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女临风听天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献给艾米丽的玫瑰花  

2011-09-16 17:26:57|  分类: 文街墨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《献给艾米丽的玫瑰花》是美国作家威廉。福克纳的短篇小说。在这篇不足7千字的作品里,福克纳用他的生花妙笔,对正常与反常、疯狂与理智做了庖丁解牛般的注解。

   小说塑造了一个我行我素、执着追求自己信念的没落贵族小姐的形象。艾米丽是20世纪美国南北战争后没落贵族格里尔森的独生女。父亲老格里尔森是封建贵族的卫道士,他自恃门第高贵,赶跑了小镇上所有向女儿求婚的男子;为了维护自己的贵族门第,不屑于教女儿一技之长,却让女儿保留了贵族高傲、尊贵的淑女风范。老格里尔森死了,留给女儿艾米丽的只是一座阴暗的旧房子、一个黑人仆从和代表贵族世家的清高、孤傲。小镇上的人们--“我们”正满怀热情地想把同情献给艾米丽小姐时,艾米丽小姐却依然高傲的抬着头,超然于“我们”同情的目光之外。

   她执着的追求爱情,哪怕全镇都把责备的目光投向她,她依然敢于冲破世俗与北方“拿日工资”的粗鲁工头荷默?伯隆招摇过市;当荷默?伯隆要抛弃她时,她为了留住一生中最美好的爱情,她不惜毒死荷默?伯隆,并藏尸于准备好的婚房内,与之同床共枕四十年----哪怕当年的爱人已成一具骷髅。

   如果说,艾米丽小姐这种孤高、自傲的性格形成是他父亲老格里尔森的过错,小镇上的“我们”对艾米丽时而“关切”时而“无可奈何”时而又“无动于衷”的病态热衷也起到了推泼助澜的作用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艾米丽的孤僻、冷傲正是“我们”冷酷、反常的关注所致。

   在自认为正常的“我们”眼中,艾米丽是“不正常”的:她无视工业文明的冲击,依然固守着自己贵族的一切,游离于我们的生活之外,是生活在画中的人物:“身段苗条、穿着白衣的艾米丽小姐立在背后,她父亲叉开双脚的侧影在前面,背对艾米丽,手执一根马鞭,一扇向后开的前门恰好嵌住了他们俩的身影”。她也是疯狂的:用砒霜毒死心爱的人,只为了想留住爱情。但什么是正常的?什么是不正常的?疯狂与理智又有什么区别呢?布鲁诺说地球围着太阳转,不是被视为异端邪说被烧死了吗?当年的疯子屈原一边吟着“众人皆浊我独清,众人皆醉我独醒”,一边走进汹涌流淌的汨罗江。今天,布鲁诺和屈原不是已经成了“伟人”了吗?所以正常与反常、疯狂与理智本就没有明显的界限,在不同人的意识里,会有不同的结论。在精神病人的眼里,世界上的人都是疯子。

   著名哲学家维特根斯但说过一句名言:如果在生命中我们市被死亡所包围的话,那么我们健康的理智则是被疯狂所包围。

  所谓“正常”,不过是一个人寻求社会认同的安全范围;所谓“理智”也不过人们怕自己成为社会的例外而约束自己的行为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