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女临风听天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孤高无意压群芳, 唯愿心魂贮秋霜。 翠茎傲立调诗韵, 把酒临风沐斜阳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致死的爱  

2011-03-13 21:43:18|  分类: 文街墨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看完李碧华的《胭脂扣》,又看了澳大利亚的考琳·麦卡洛的《荆棘鸟》。这两本书,最大的相同之处就是书中主人公对爱情的追求。

    《胭脂扣》里的如花,虽然不过是一风尘女子,对这类边缘族群的评价,历来沿用的“婊子无情,戏子无义”的语句。但如花却对这句话进行了无情的驳斥。为了追求与纨绔公子哥十二少陈振邦同生共死的爱情,不惜共赴黄泉。可悲的是:如花在黄泉路上等了50多年,终究没有等来十二少。为了那句“三八七七”的约定,如花不惜舍掉来世的七年寿命,申请来阳间寻找十二少,在最后的期限,终于找到了落魄的十二少。原来十二少并没有吞吃烟膏,只是被安眠药药昏过去,被救过来后,还娶妻生子,只是他的一生也就此毁掉。不管妻,不顾子,把家传的基业糟蹋殆尽,虽然活着,却了无生趣。想想看,真不如像如花那样殉情而死,死的轰轰烈烈,虽然如烟花一样的短暂,但至少是绚烂至极的绽放了美丽。她在阴间整整苦等了50多年,这种等待虽然很无奈,但至少有希望在,只要有希望,再苦也能承受。而十二少虽然苟活在阳间,但沉重的良心债务压得他喘不过气来,这种落魄的苟活实在不如死去的好。

    考琳·麦卡洛的《荆棘鸟》虽然与李碧华的《胭脂扣》有本质的区别,但在对爱情的追求上,却又相似的地方。对于梅吉来说,拉尔夫就是上帝的化身。在一个遭受过生活苦痛的十岁女孩眼里,成熟、稳重、毫无瑕疵的28岁神父拉尔夫是那么完美。在她以后10多年的成长经历中,拉尔夫始终是她的全部世界,她梦想着把他从上帝那里拉回来,眼看着一线希望出现了,梅吉即将成为富有的梅吉小姐时,拉尔夫神父却被1300万遗产拉回到上帝的身边,把梅吉打进了痛苦的深渊。拉尔夫神父用1300万实现了自己的野心,成了红衣主教;梅吉从他那里得到了儿子戴恩。但上帝对梅吉并不仁慈,她想法从上帝那里得到的儿子最终还是被上帝收走,当拉尔夫神父知道在自己身边的戴恩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时,失去了他一贯的沉稳、持重,痛苦的不能自已,追随儿子的脚步回到了他钟爱的上帝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爱情真是上帝派给人类的特殊的礼物。世间的一切几乎都能与爱情挂上钩,即使在现代这么一个爱情速食的年代,同样被置于情感的顶端:金钱、房子、学历、工作、。。。。。一切的一切,都有爱情在其中作祟------不管是真的爱情还是被假定的爱情。

    假定如花没有吞吃烟膏,假定十二少没被家庭拉走,他们两个也注定不可能幸福,贫贱夫妻百事哀,最后的结局不过是如花重回倚红楼,做她的头牌;十二少浪子回头,娶妻生子,继承父业,只是不用背上良心的巨额债务。

    再说《荆棘鸟》的梅吉,如果她如愿以偿的被拉尔夫娶走,那么她可能心满意足,但拉尔夫不会把他进驻罗马的野心完全抛弃,当爱情成为干枯的玫瑰,他们的幸福也会褪去色彩。落入张爱玲关于红玫瑰白玫瑰的经典窠臼里,只是这里的红白玫瑰不是两个人,而是梅吉与罗马而已。

    得不到的爱情并非是最好的,只是这得不到的爱情多了让人想象的空间,给了人为这得不到的爱情粉饰美化的机会罢了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