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豫女临风听天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孤高无意压群芳, 唯愿心魂贮秋霜。 翠茎傲立调诗韵, 把酒临风沐斜阳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古老的爱情  

2011-03-16 16:03:58|  分类: 文街墨巷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因为古典汉语基础薄弱,所以从来不喜欢读《诗经》原文。一是因为好些字读不准,这次查了字典,知道了读音,下次再看,又忘记了;二是不容易读懂,年代久远的语义放在今天的时代,要想弄明白含义,真的是老虎吃天----无从下嘴,还是看注释来得轻松。只是注释的人都为名家,对同一首诗的解读却是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源,令我这样水平的读者无所适从。与其为这本古老的《诗经》耗费我不多的脑细胞,很觉得不值,于是干脆把两本不同的注释本束之高阁。直到现在,能记住的还是高中课本里学过的《关雎》、《硕鼠》,还有琼瑶小说里引用的《蒹葭》。

    偶尔看到阎红的《诗经往事爱在荒烟蔓草的年代》,立刻被她的绝妙解读吸引住了。她的语言冷静而热烈,体贴又刻薄,柔媚里感觉硬朗,老辣中透着天真,憨拙却不乏狡黠,羞涩的主调里时不时来点生猛……感觉她是真的走到了《诗经》的深处,把《诗经》的灵魂掰开了,揉碎了,与自己的体会浑然天成的柔和在一起,为读者端出来一盘色香味型俱全的创新菜品。让你不由得感叹,爱情,即使在荒烟蔓草的年代,也是那么的惊心动魄,比之高度物化的现代爱情,倒是多了一些纯正的意味。

    看她是如何解读《诗经》的:

    狡猾的女孩很懂得刺激男人的斗志:“子惠思我,褰裳涉溱。子不我思,岂无他人?狂童之狂也且!”——同学你要是想念我,牵起衣服来过河,同学你要是不在乎我,难道没有别的人想我?小子你也忒狂了点!

    最难过的还有对于爱情本身的不信任,诗经里的女孩和我们一样,有着敏感尖锐的直觉。“终风且暴,顾我则笑,谑浪笑敖,中心是悼。”望着这个男人的谈笑风生,她心中充满了无望的悲伤,她知道爱情会使人收敛羞涩,像他这样轻松自如,便不是爱情,而是调情。

    如果说爱情是一种救赎,把平凡变伟大,把瞬间变永恒,调情则是把你独一无二的自我,打入芸芸众生中去,你跟她们没什么差别,他对你跟对她们,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 这并不是说,《诗经》里只有这样千疮百孔的爱情,相反,正因有这样的现实,才更能突出另外一些时刻的可贵。

    当他“出其东门”,看到“有女如云”,“虽则如云,匪我思存”,只有那个淡色衣衫的人,才是我所爱的人。

    当“鸡栖于埘,日之夕矣,羊牛下来”,她想起远方的那个人,也没有别的话说,只是淡而笃定地一句:“君子于役,如之何勿思!”

    当“绸缪束薪,三星在天”,他与她邂逅相遇,内心的欢喜在呼喊:“今夕何夕,见此良人,今夕何夕,如此良人何?”

    当他等她等了很久,“昏以为期”,这会儿却已经“明星煌煌”,她仍不曾赴约而来,他也不烦恼,她的失约,给了他一次安静澄明,与自己相对的机会。

    这是一些多么美好的瞬间,现实难以如意,人性无法完美,但我们可以努力逼近不完美中的完美,这种逼近,比完美本身更有意思。

    在荒烟蔓草的年代,出身于民歌的《诗经》,无意于给我们提供一个幻境,一个梦想,一个半空中的七重楼阁,但它诚实地提供了它所感受到的一切,让我们得以触摸到生活的质地,在粗砺与温柔间辗转,我们得知,千年前的心灵构造,与我们今天的,其实也没太多不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